体育

杜复新谈中国煤炭业循环发展的四大课题

2019-05-17 00:02:4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杜复新谈中国煤炭业循环发展的四大课题

从煤矿直接洗选出精煤后的“废渣”,在800米外就能转换成清洁高效的电能;炼焦后的副产品仅在厂区内就摇身变出数十种工业上急需的化学产品;从几百米深的地层中挖出的“黑金”在时间内身价倍增;矿井内排出的黑乎乎的污水经处理后又全部复用;令人生畏的瓦斯抽出后变成了热能和电能……这是日前在山西焦煤集团公司两条循环经济产业链采访时目睹的事实。

作为全国煤炭工业循环经济建设的典型,山西焦煤集团构建起了以“煤-电-材”和“煤-焦-化”两条产业链为“龙头”的循环经济产业群,其下属西山煤电集团公司和山西焦化集团公司被国家列为山西省仅有的两个循环经济试点单位。

“以循环经济为主导的煤炭工业可持续发展,正在转变着我国煤炭经济传统的增长方式,煤炭业循环发展潜力巨大。”山西焦煤集团公司董事长杜复新对循环经济的发展模式有着切身的体会,他说,在煤炭业循环发展的道路上,还有一些关系需要理顺,还有许多课题需要破解。

课题一:如何实现资源“吃干榨尽”

“煤炭企业的生产属性决定了我们必须要去开发资源,而煤炭资源的不可再生属性又要求我们必须去节约资源。如何按照循环经济的要求做到开发与节约并重,充分、高效地利用资源,已成为煤炭企业必须严肃思考的一个重大课题。”杜复新说,对一个煤炭企业来说,只要拥有资源、资金、市场、技术、装备和员工等基础条件,开发资源并不难;但由于煤炭赋存条件限制,开采技术和生产装备落后,以及投入和产出比失衡等诸多因素的困扰,从源头上节约资源并非易事。

杜复新认为,节约资源的关键是要解决好思想认识的问题,企业必须具有战略眼光,立足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力求实现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山西焦煤之所以能够在构建节约型煤电集团方面有所作为,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能够认真贯彻《矿产资源法》、《煤炭法》和《矿产资源监督管理暂行办法》等法律法规,以法律和制度保证资源的合理开采和节约开采。”

据了解,山西焦煤成立了专门的资源管理机构,设专人负责矿井资源回收率、开拓煤量、准备煤量、回采煤量的管理工作,并将各生产矿井资源管理的情况纳入“法人”管理制度,实行目标管理,严格奖罚。

“这一管理制度产生了积极效应,不仅减少了资源浪费,而且调动了基层点滴节约资源的积极性和主动性。”杜复新举例说,东曲矿在治理矸石山绿化复垦过程中,每年都从倾倒在矸石山的矸石中拣收原煤2.6万吨,价值160多万元,实现了“以人治矸、以矸养人”的良性循环。“煤炭企业在节约资源、综合利用资源方面大有可为。”

按照山西焦煤集团公司总体规划,该集团将把煤炭资源及其副产品的综合利用作为企业发展和壮大的主要支点,形成对煤炭资源的全方位综合利用。比如以矸石为主要原料,建设矸石电厂;以粉煤灰、矸石等为原料,建设砖厂、水泥厂、装饰材料厂;以抽出的煤层气为原料,建设燃用瓦斯的电厂和瓦斯化工项目;以丰富的气煤为原料,适时上马煤变油项目;以矿井废水的复用为目标,实现生活用水、工业用水和环境用水全面分离利用等等,力争将可利用的资源“吃干榨尽”,建立“资源-产品-废弃物-再生资源”的反馈式循环过程,形成以节约资源、综合利用和循环利用的产业群。

课题二:如何达到循环与经济的良性互动

企业利用废弃物等再生资源发展循环经济,往往意味着要对新型技术设备进行大量资金、技术以及人员的投入;与此同时,企业经营管理的目的是要追求经济效益的提高,也就是追求产出的化。如何权衡投入与产出的关系,又如何在追求资源循环的同时尽可能多地创造经济价值?

杜复新认为,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通常不会出现只追求资源循环而不追求经济效益的企业。即使出现这样的企业,要么难以为继,要么靠政府补贴,不符合循环经济的发展要求。“理顺循环经济和经济循环的关系,关键是要在良性循环上下功夫。”

隶属于山西焦煤集团的古交电厂一期2×30万千瓦机组建设,采用了直接空冷技术,建起了全封闭式储煤、输煤和配煤系统,为此公司投入了近五亿元的资金。“我们之所以舍得投入、敢于投入,关键是古交电厂燃用的是中煤、煤泥、矸石等洗煤过程中的废弃物,其成本已在精煤中发生。而且作为古交电厂的燃料,不仅它本身又具有了价值,其产生的电能还会给我们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预计古交电厂二期建成后,污水处理厂、净水厂、配煤厂等循环经济项目也都会扭亏为盈。这就是循环经济促进了经济循环,经济循环又带动了循环经济的良性循环。”杜复新如是说。

课题三:如何实现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双赢

既不能依靠浪费大量资源、污染环境来追求经济效益的提高,又不能单纯为了节约资源、保护环境而丧失社会进步的物质基础。如何实现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的双赢,成为煤炭业可持续发展必须迈过的一道坎。

“企业作为一级经济组织,在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也肩负着创造社会效益的使命。中央明确提出,发展循环经济应遵循‘减量化、再利用、资源化’的原则,并强调‘坚持预防为主、综合治理’,强化从源头防治污染和保护生态,坚决改变先污染后治理、边治理边污染的状况。这实际上非常严肃地告诫企业,要理顺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关系,做到两个效益同时产生、两个效益同时兼顾。”杜复新说,实际上,企业做到两个效益同时产生、两个效益兼顾并非不可能。

以古交电厂为例,为保护山西母亲河——汾河的水质不被污染,古交电厂曾投资7000多万元建起了污水净化厂和中水深度处理厂,并在此基础上,将净化后的污水进行深度处理,用于辅机冷却。这样做的代价是,每吨中水的价格高达9元,高出净水3倍。但只要古交电厂二期2×60万、三期2×60万千瓦机组全部建成投产,中水的价格就会大幅下降。另外,为有效降低电厂露天堆放煤和灰产生的大量扬尘,公司投资1.8亿元,建起了全国规模的全封闭配煤厂和全封闭煤、灰输送系统,确保古交电厂做到清洁生产。“应该说,我们在创造社会效益的同时,牺牲了一定的经济效益,但它符合循环经济的要求,这既是企业的,也是企业长远可持续发展的保证。”杜复新表示,“过去我们这样做了,今后我们还会这样做。”

课题四:如何走出狭隘的内部循环

发展循环经济、构建节约型社会的目的,是要以尽可能小的资源消耗和环境成本,获得尽可能大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从而使经济系统与自然生态系统的物质循环过程相互和谐,促进资源永续利用。怎样才能保证循环经济达到这一目的?根据山西焦煤的实践经验,杜复新告诉:“宜内部循环则内部循环,不宜内部循环则外部循环,要破除狭隘的封闭式发展观念,走开放式的循环经济道路。”

据了解,2005年山西焦煤与太原一电厂签订了井下输煤合同,拟在官地矿南部采区开凿一条10公里长的巷道,直接将原煤输送到太原一电厂。“这一合作既减少了公路用煤造成的污染,又降低了电厂的运输费用,同时还密切了矿厂的关系。”杜复新如此表示。

除此以外,了解到,山西焦煤集团的古交矿区和离柳矿区具有丰富的煤层气资源,并已和英国、德国、澳大利亚的公司签订了煤层气开发合作意向,建设先进的瓦斯发电厂。山西焦煤和上海宝钢、首钢、鞍钢等国内大企业合作开发煤矿循环经济项目。

“循环经济不是要在循环的旗帜下,搞小而全、大而全,搞封闭式的循环模式,而应该以资源的全方位节约为出发点,大力推进开放式循环。”杜复新说,只有在开放的形式下,才可能以利益为纽带,以技术、资金、人才、装备、市场等基础资源为桥梁,实现资源的节约利用、高效利用和循环利用,从而打破企业之间、行业之间、矿(厂)校之间、地域之间等封闭。

正是基于这种理念,山西焦煤和国内电力行业、钢铁行业实行强强联合,形成了“煤炭-电力-建材”、“煤炭-焦炭-化工”循环产业链,使宝贵的煤炭资源得以充分利用;同时,山西焦煤还和国内外的一些科研院所、大专院校建立了长期战略合作关系,使集团在大力发展循环经济、构建节约型煤电集团等方面得到充分的支持和支撑。

网上在线捕鱼
白锈石
星力九代捕鱼代理
分享到: